白澤

今日第一次去打7-3
結果就掉龜甲了,昨天也是三發得到了珠子

第三發鍛到了
超開心,第一次all950>清光
                第二次all950【梅】>安定
兩個人說好一起來嗎?沖田組
                第三次all950【富】>數珠丸
謝謝各位的幫助,希望各位大大也早上鍛到

請各位大大幫個忙(>_<)
我想要數珠丸恆次,限鍛啊~(>﹏<)

阿尼甲 !
你弟弟終於來了 !
我超激動的,因為阿尼甲來了36把【3打】
弟弟終於來了第一把,阿尼甲都要70了,
源氏兄弟終於團圓了!\(^o^)/

1:小狐狸好多隻啊~( ̄∇ ̄)
2:理想中的本丸
3:我可愛的被被果然是第一隊隊長
4:大愛的源氏兄弟
活擊推【髭膝】【三山】CP嗎!
我的心已蠢蠢欲動\(^o^)/

【髭膝】願與你在此相見【三】

※繁體字

※多私設


「大家好 ! 我是今日的近侍,猜猜看我是誰 ! 就是本丸最可愛的刀劍加州清光,本來今日的近侍是山姥切國廣但聽審神者說他不太舒服,所以就由本丸最可愛的刀劍來擔任嘍!」

一旁的審神者雖然面無表情但內心卻如雷神般的吶喊
《三日月我不是叫你不要太超過嗎?我可憐的被被》

「啊~現在傳令,主上下達遠征的指令,

隊長:三日月宗近

以下隊員:髭切 . 小狐丸 . 鳴狐 . 鶴丸國永 . 一期一振

共六振,另外請以上遠征軍的隊長到主上房間去,主上有事要私下說」
走進房內只見審神者手中的一帶包袱,「請問主上有何事能,主上應該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打斷三日月的廢話
「我找你來是要給你們遠征軍可以去外面玩兩日的小判,因為遠征的內容很簡單很快就可以完成,加上髭切需要平復心情,記得好好玩也要帶名產回來喔!」

《三日月希望你會玩的開心,我要你好看,嘻嘻嘻!》

到了本丸門口
「現在,出陣-」
審神者目送健行健遠的刀劍們後便走到髭切的房間中將瓶中小小的刀魂放於膝丸本體上,口中唸著古老的咒語,刀劍浮在半空中刀魂也開始緩緩的進入刀劍中而刀劍上的斷痕也隨著刀魂的進入而慢慢回復。
但回復的時間需要一天以上又不可以讓髭切發現,因為在修復期間絕對不可以讓刀魂有任何不安定因素存在,而髭切一靠近,膝丸的刀魂就會變得躁動不安所以才安排遠征來支開髭切防止刀魂躁動,好進行修復。

待續

大家好,我大概都是周更吧?

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那麼下週見(^_-)

【髭膝】願在此與你相見【二】

※私設多

※繁體字

~~~幾日後~~~

髭切的情緒也差不多淺淺穩定了

「三日月給你了報酬,也差不多該做事了吧!」←_←
<山姥切現在還躺在床上,你真的不能克制點嗎!>
繼續望著如行屍走肉般的髭切,至少比整天關在房間裡要好。
「哈哈哈!主上應該有打算吧!」( ̄∇ ̄)

「㗒~算你厲害你猜中了,我是有打算,我想修復膝丸」

「主上,那不是不可能的嗎?因為【魂】早在刀碎時就消逝的,沒有【魂】就無法修復不是嗎?難不成 ! 」
審神者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瓶子,瓶中的是一個發出微弱薄綠的刀魂,看著三日月驚訝的神情「我知道沒了刀魂的刀劍是無法修復的,我也是無意間發現膝丸的刀魂,那是在膝丸刀碎的那日當晚

~~~~~~~~我是回憶的分界線~~~~~~~~

那天我因為膝丸的刀碎一事而忙碌到深夜,
忙碌到一半時去上個廁所,回去時經過了髭切房門時在未完全合上的門縫中看見了牠,牠依附在髭切的身上我猜應該是膝丸刀碎時用盡最後的靈力將自己依附在髭切身上,
之後我就用我的靈力來代替髭切的靈力好讓膝丸的刀魂能有更穩定的靈力來源,況且髭切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弟弟附在自己身上,所以膝丸在髭切身上得到的靈力並不穩定,因此連我都沒有感受到膝丸的存在

~~~~~~~我是回憶結束的分界線~~~~~~~

「既然刀魂有了本體也在髭切房中,我就有辦法修復,但想顯現出付喪身的形體就看髭切了」

待續( ̄∇ ̄)




啊!更各位說一下
【要讓付喪身顯現有兩種方法】

1.就是像審神者召喚出刀劍

2.讓刀劍在最親近的人【刀】身邊才能喚醒

有人嗎?抱歉太晚更新(^_^;)

希望大家不要生氣

【髭膝】願在此與你相見【一】

※私設多

※繁體字

~~午夜~~

「嗯…」髭切在熟悉的房間中醒來,房門展開著
可清楚看見外面的櫻花 。

望這在熟悉不過的櫻樹願一切都只是個夢,但身旁的斷刀卻不斷的提醒自己這一切都不是夢而是現實 。
將斷刀抱在懷裡不斷的哭泣,而沒有發現遠方的審神者正看著自己。

「三日月你在吧!」門後的三日月應了應「哈哈哈 ,連爺爺我隱藏了氣息都能發現,哪~主上有何打算」
「最近請你幫我把髭切支開,我會排遠征,你就幫我看好髭切的精神狀況不要讓他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狡猾的爺爺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呢!
「嗯~主上所託之事可很麻煩的,爺爺可能做不來啊~」
審神者翻了個白眼

「好好,這給你,不過不可以太過火,明日山姥切輪近侍」
三日月一副計畫得逞的樣子便滿意的離去
審神者心想<山姥切我對不起你,三日月之後一定要你好看>
留在原地的審神者望著傷心欲絕的髭切
「接下來的事希望不要出差錯才好」


啊~最近好累啊!
希望大家都開心,我的文筆雖然不及各位
但我會努力的(^_^)

【髭膝】願在此與你相見【序】

※繁體注意( ̄∇ ̄)

※初次寫文( ̄▽ ̄)ノ

※視角不定╮(╯▽╰)╭

※內有私設計,請大家多多包含

※有私設審神者

※空架,HE放心

~~~~~~~~~開始的分割線~~~~~~~~~

「兄長 ! 小心!」

髭切望向倒下的膝丸便將他抱在懷中

「兄長…我們……又要分離了」

膝丸刀碎

「膝丸…」

愣愣的將斷刀捨起,敵人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衝向髭切

不遠處的三日月眼看來不及了

「髭切 ! 」

在那一瞬間衝向髭切的敵人消逝

原地只有手中握這兩把太刀的髭切

隨後髭切如失控的野獸般不停的斬殺眼前的敵人

當眼前的敵人全都消滅時,髭切發出了悲鳴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兄弟這樣,

不斷的分離是多麼的痛苦,你們這些人這麼能夠了解,

啊啊啊啊!……」語閉,隨後髭切就癱軟在地,但手中

的《膝丸》以就緊緊的握這~~~~~~


有人嗎?( ̄▽ ̄)ノ

希望有點人

有後續,這只是前文